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纪的博客

青青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皆为如音。美丽心情,幸福时光。

 
 
 

日志

 
 

晏殊,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  

2014-09-11 05:3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晏殊(991-1055)字同叔,著名词人、诗人、散文家,汉族,北宋抚州临川城人(今属江西进贤县文港镇沙河人),是抚州籍第一个宰相。晏殊与其第七子晏几道(1037-1110),在当时北宋词坛上,被称为“大晏”和“小晏”。十四岁以神童入试,赐同进士出身,命为秘书省正字,迁太常寺奉礼郎、光禄寺丞、尚书户部员外郎、太子舍人、翰林学士、左庶子,仁宗即位迁右谏议大夫兼侍读学士加给事中,进礼部侍郎,拜枢密使、参知政事加尚书左丞,庆历中拜集贤殿学士、同平章事兼枢密使、礼部刑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永兴军、兵部尚书,封临淄公,谥号元献,世称晏元献。晏殊历任要职,更兼提拔后进,如范仲淹韩琦欧阳修等,皆出其门。

晏殊以词著于文坛,尤擅小令,有《珠玉词》一百三十余首,风格含蓄婉丽,多表现诗酒生活和悠闲情致,颇受南唐冯延巳的影响,与欧阳修并称“晏欧”。其代表作为《浣溪沙》、《蝶恋花》、《踏莎行》、《破阵子》、《鹊踏枝》等,其中《浣溪沙》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为千古传诵的名句,,被称为“天然奇偶”。他亦工诗善文,原有诗文二百四十卷,原有集,已散佚,仅存《珠玉词》及清人胡亦堂所辑《晏元献遗文》。又编有类书《类要》,今存残本。

晏殊,字同叔,5岁就能创作诗,抚州临川人。景德元年(1004年),江南按抚张知白听说这件事,将他以神童的身份推荐。皇帝召见晏殊和来自各地的数千名考生同时入殿参加考试,晏殊的神色毫不胆摄,用笔很快完成了答卷。真宗要赏赐他,让他有着进士的身份。宰相寇准说道:“晏殊是外地人”皇帝回答道:“张九龄难道不是外地人吗?”过了两天,又要进行诗、赋、论的考试,晏殊上奏说道“我曾经做过这些题,请用别的题来测试我。”皇帝非常喜欢他的诚实,因为这样,(皇帝)经常称赞他。

晏殊虽多年身居要位,却平易近人。他唯贤是举,范仲淹、孔道辅、王安石等均出自其门下;韩琦、富弼欧阳修等皆经他栽培、荐引,都得到重用。韩琦连任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宰相;富弼身为晏殊女婿,但殊举贤不避亲,晏殊为宰相时,富弼为枢密副使,后官拜宰相。

 

晏殊词    欣赏

清平乐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清平乐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栏杆.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蝶恋花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无尺素,山长水远知何处.

木兰花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踏莎行
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浣溪沙
小阁重帘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曲阑干影入凉波.
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醒人散得愁多. 
 

撼庭秋
别来音信千里。怅此情难寄。碧纱秋月,梧桐夜雨,几回无寐。
楼高目断,天遥云黯,只堪憔悴。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

踏莎行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绮席凝尘,香闺掩雾。红笺小字凭谁附。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清平乐
春花秋草。只是催人老。总把千山眉黛扫。未抵别愁多少。
劝君绿酒金杯。莫嫌丝管声催。兔走乌飞不住,人生几度三台。

清平乐
春来秋去。往事知何处。燕子归飞兰泣露。光景千留不住。
酒阑人散忡忡。闲阶独倚梧桐。记得去年今日,依前黄叶西风。

浣溪沙
玉碗冰寒滴露华,粉融香雪透轻纱,晚来妆面胜荷花.
鬓亸欲迎眉际月,酒红初上脸边霞,一场春梦日西斜.

浣溪沙
宿酒才醒厌玉卮,水沉香冷懒熏衣,早梅先绽日边枝.
寒雪寂寥初散后,春风悠扬欲来时,小屏闲放画帘垂.

清商怨
关河愁思望处满,渐素秋向晚.雁过南云,行人回泪眼

双鸾衾裯悔展,夜又永,枕孤人远.梦未成归,梅花闻塞管.   

诉衷情
芙蓉金菊斗馨香,天气欲重阳.远村秋色如画,红树间疏黄.
流水淡,碧天长,路茫茫,凭高目断,鸿雁来时,无限思量.

采桑子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滴泪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清平乐
春去秋来,往事知何处?燕子归飞兰泣露,光景千留不住.
酒阑人散草草,闲阶独倚梧桐.记得去年今日,依前黄叶西风.

相思儿令
昨夜探春消息,湖上绿波平.无奈绕堤芳草,还向旧痕生.
有酒且醉瑶觥,更何妨、檀板新声.谁教杨柳千丝,就中牵系人情.  

清平乐
春花秋草,只是催人老.总把千山眉黛扫,未抵别愁多少.
劝君绿酒金杯,莫嫌丝管声催.兔走乌飞不住,人生几度三台.

撼庭秋
别来音信千里,怅此情难寄.碧纱秋月,梧桐夜雨,几回无寐.
楼高目断,天遥云黯,只堪憔悴.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

滴滴金
梅花漏泄春消息,柳丝长,草芽碧,不觉星霜鬓边白,念时光堪惜.
兰堂把酒留嘉客,对离筵,驻行色,千里音尘便疏隔,合有人相忆.

玉楼春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玉楼春
池塘水绿风微暖,记得玉真初见面.重头歌韵响铮琮,入破舞腰红乱旋.
玉钩阑下香阶畔,醉后不知斜日晚.当时共我赏花人,检点如今无一半.

凤衔杯
青苹昨夜秋风起。无限个、露莲相倚。独凭朱阑、愁望晴天际。空目断、遥山翠。
彩笺长,锦书细。谁信道、两情难寄。可惜良辰好景、欢娱地。只凭空憔悴。

凤衔杯
留花不住怨花飞。向南园、情绪依依。可惜倒红斜白、一枝枝。经宿雨、又离披。
凭朱槛,把金卮。对芳丛、惆怅多时。何况旧欢新恨阴心期。空满眼、是相思。

玉楼春
玉楼朱阁横金锁,寒食清明春欲破.窗间斜月两眉愁,帘外落花双泪堕.
朝云聚散真无那,百岁相看能几个.别来将为不牵情,万转千回思想过.

玉楼春
东风昨夜回梁苑,日脚依稀添一线.旋开杨柳绿娥眉,暗拆海棠红粉面.
无情一去云中雁,有意归来梁上燕.有情无意且休论,莫向酒杯容易散.

踏莎行
细草愁烟,幽花怯露,凭栏总是销魂处.日高深院静无人,时时海燕双飞去.
带缓罗衣,香残蕙炷,天长不禁迢迢路.垂杨只解惹春风,何曾系得行人住.

踏莎行
祖席离歌,长亭别宴,香尘已隔犹回面.居人匹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转.
画阁魂销,高楼目断,斜阳只送平波远.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

采桑子
春风不负东君信,遍拆群芳。燕子双双。依旧衔泥入杏梁。
须知一盏花前酒。占得韶光。莫话匆忙。梦里浮生足断肠。

采桑子
红英一树春来早,独占芳时。我有心期。把酒攀条惜绛蕤。
无端一夜狂风雨,暗落繁枝。蝶怨莺悲。满眼春愁说向谁。

蝶恋花
南雁依稀回侧阵,雪霁墙阴,偏觉兰芽嫩.中夜梦余消酒困,炉香卷穗灯生晕.
急景流年都一瞬,往事前欢,未免萦方寸.腊后花期知渐近,寒梅已作东风信.

破阵子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破阵子
湖上西风斜日,荷花落尽残英.金菊满丛珠颗细,海燕辞巢翅羽轻,年年岁岁情.
美酒一杯新熟,高歌数阕堪听.不向尊前同一醉,可奈光阴似水声,迢迢去未停.

破阵子
燕子欲归时节,高楼昨夜西风.求得人间成小会,试把金尊傍菊丛,歌长粉面红.
斜日更穿帘幕,微凉渐入梧桐.多少襟怀言不尽,写向蛮笺曲调中,此情千万重.

雨中花
剪翠妆红欲就,折得清香满袖.一对鸳鸯眠未足,叶下长相守.
莫傍细条寻嫩藕,怕绿刺、柶衣伤手.可惜许、月明风露好,恰在人归后.

殆人娇
二月春风,正是杨花满路,那堪更、别离情绪.罗巾掩泪,任粉痕沾污,争奈向、千留万留不住.
玉酒频倾,宿眉愁聚,空肠断、宝筝弦柱.人间后会,又不知何处,梦魂里、也须时时飞去.

渔家傲
粉面啼红腰束素,当年拾翠曾相遇.密意深情谁与诉,空怨慕,西池夜夜风兼露.
池上夕阳笼碧树,池中短棹惊微雨.水泛落英何处去,人不语,东流到了无停住.    

渔家傲
幽鹭慢来窥品格,双鱼岂解传消息.绿柄嫩香频采摘,心似织,条条不断谁牵役.
粉泪暗和清露滴,罗衣染尽秋江色.对面不言情脉脉,烟水隔,无人说似长相忆.

蝶恋花
帘幕风轻双语燕。午醉醒来,柳絮飞撩乱。心事一春犹未见。余花落尽青苔院。
百尺朱楼闲倚遍。薄雨浓云。抵死遮人面。消息未知归早晚。斜阳只送平波远。

破阵子
忆得去年今日,黄花已满东篱。曾与玉人临小槛,共折香英泛酒卮。长条插鬓垂。
人貌不应迁换,珍丛又睹芳菲。重把一尊寻旧径,所惜光阴去似飞。风飘露冷时。

踏莎行
绿树归莺,雕梁别燕。春光一去如流电。当歌对酒莫沈吟,人生有限情无限。
弱袂萦春,修蛾写怨。秦筝宝柱频移雁。尊中绿醋意中人,花朝月夜长相见。

浣溪沙
阆苑瑶台风露秋,整鬟凝思捧觥筹,欲归临别强迟留。
月好谩成孤枕梦,酒阑空得两眉愁,此时情绪悔风流。

 晏殊在宋代江西籍名人中是开风之先人物,其后的欧阳修、王安石、曾巩、晏几道等无不深受其影响。他最早兴办官学,居官亦达五十年,政治上虽无重大建树,但公忠谋国、知人善任,对推动庆历新政的发生是有贡献的。他自奉廉洁,为人风范为当世后人所仰慕。他的词上承南唐而洗却铅华,媚中求雅,对宋词的发展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
检索晏殊长达五十年的仕宦生涯,其于政治历史却无足以彪炳史册的突出建树,故难以跻身历朝历代名相之列,然其为国蓄才,知人善任,还是比较突出的。就以范仲淹来说,要不是晏殊着意奖掖、荐拔,以致曲意回护,他恐怕很难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前已提到,晏殊于天圣五年在宋州兴办官学时,就慕名将年龄比自己稍长而职位较自己低的范仲淹聘来掌教,使其才干得到发挥,声誉得到培养,且籍此培植了一批日后助其革新事业的门生,这在范仲淹成就功业的道路上固是极为重要的一步。
            晏殊在文学上有多方面的成就和贡献。他能诗、善词,文章典丽,书法皆工,而以词最为突出,有“宰相词人”之称。他的词,吸收了南唐“花间派”和冯延巳的典雅流丽词风,开创北宋婉约词风,被称为“北宋倚声家之初祖”。他的词语言清丽,声调和谐,写景重其精神,赋于自然物以生命,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其“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浣溪沙》)、“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蝶恋花》)、“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撼庭秋》)等佳句广为流传。他既是导宋词先路的一代词宗、江西词派的领袖,还是中国诗史上的一位多产诗人。有清人所辑《晏元献遗文》行于世。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