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纪的博客

青青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皆为如音。美丽心情,幸福时光。

 
 
 

日志

 
 

“倩何人换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  

2014-11-11 06:5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里去,风里来/带着一身的尘埃/心也伤,情也冷,泪也干/悲也好,喜也好/命运有谁能知道/梦一场,是非恩怨/随风飘/看过冷漠的眼神/爱过一生无缘的人/才知世间人情永远不必问/热血在心中沸腾/却把岁月刻下伤痕/回首天已黄昏,有谁在乎我/山是山,水是水/往事恍然如云烟/流浪心已憔悴/谁在乎/英雄泪……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换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很难想象,生平常以将种自称的辛弃疾,能写出如此幽怨百结的婉约词,这正如关东大汉不拿铜琵琶,铁桌板,歌“大江东去”,而学十七八岁女郎,执红牙板,浅酌低吟,唱“杨柳岸,晓风残月”般不合常理。岁月饮醉词赋,寂寞习惯了听风诉语,指尖留下几阙旧词,一度暗香了记忆,轻柔着簇簇凌乱,看风轻云淡,笑云卷云舒。若问缘在,为何只有梦里的心,万般琉璃,让过往的犹忆,如风似语,听风画梦,不问曲终人散。

 故事里走过的时光,随着匆匆流水般的逝去,再也寻无踪迹时常;总会在一段安静的时光里,轻捏回忆的笔,写岁月未完的梦,在梦寐中憧憬,而相逢的故事,一度如同落花千尺,纵使眼泪相溶,也从不知无法将过去,收藏或冷冻,或许;我从来都没有过遗忘。这么多年来,走过无数的山山水水。人生之路,许多的事情,也从自己迈步深入的那一刻,懂得了如何去珍惜和感恩,即使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许久以后,总会在一段特别的日子里,是那么的想念,无法忘记的身影。今夜;如旧。倚在窗边的光亮处,张望着沉睡中的城市,追寻着几许心间残留的忧伤,再一次听风,余温重暖。梦萦缠绕的转身,却是那么,显得如此恐慌不安,梦已非梦,听风描画。  

“千金纵买相如赋,默默此情谁诉?”的无奈哀怨,“闲愁最苦,斜阳却在烟柳断肠处”的百无聊赖,还有那旷绝千古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传说辛弃疾是力大无比的青色犀牛化身,可在这里他分明更像是啼血的子规鸟,没有了“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慷慨激昂,没有了“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壮山河,没有了“燕兵夜娖银胡录,汉箭朝飞金仆姑”的酣畅淋漓,变得秾丽绵密,缠绵婉转。多少梦里落花,多少人走茶凉,听风吟、挥毫画,泪墨将尘埃里的碎落过往,酝酿成一杯岁月的苦酒,这般独品甘甜。无数次徘徊里的彷徨,似乎时常在漫长的等待中,成为无处话语的愁思。几度春秋,苦其人生。我们总是如此,将生命的路,走过之后再去深思,好像错过了许多。寻觅回路,而流年一再虚渺,荏苒不堪的旧时光,感叹将青春虚度,怎奈何,朝夕梦断,乱绪添情愫。明月悬挂,清风醉意。无眠的残梦中,还依稀记得,风尘梦华里,寂寞过歌的曾经往事。或许;总有一个人,曾那么的爱过,即使最后的转身,不问曲终人散,也不复当年那烟花绽放的灿烂,我想爱过,这便是我,美好的曾经。

“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读辛弃疾的词,心中总会涌动着一股气宇轩昂的英雄气概。这不仅让我浮想联翩,想起了有关英雄和美人的故事:项羽和虞姬,公瑾和小乔,韩世忠和梁红玉……我想像辛弃疾这种横刀立马的盖世英雄,一定也有许多红粉佳人来点缀吧。于是我满怀憧憬,希望能在史书上找到有关辛弃疾或凄厉,或美满,或感人的爱情故事时,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他的感情生活太平淡了,一如平静的湖水,掀不起任何波澜,以致历史并没有浓墨重彩。但为何他能写出那么多荡气回肠的婉约词呢?这些感慨又从何而来呢?难道真的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这着实另人费解。

  流年吹断陌路人,故人寻芳乱风尘。落红深处,梦歌已成故事,空留的柔情,是指尖散不去的余香,唯独记忆的画片,深深的将曾将的海誓山盟,化为淤泥,被澄清的空白,永恒了记忆中繁华落尽,再也不问曲终人散。凋谢的时光,柔情缱倦,低吟浅唱,多少幻影如画,孤独的放纵。肆无忌惮的听风画梦,留痕的苍凉,在悠扬的远去间,淡看世间尘世,将流泻而过的悲欢,随着时光而散场,谢幕的弦音,终拨响了我一个人的孤独。峥嵘岁月,年华数梦。殊不知岁月的走过,老去了年华,离愁万绪的步履在回忆的这条街,不由得拾起走过的似水流年,也或许是我,那么执着的任性,一意孤行。在逝水流花的光阴里,将苦短的人生,在笔端中痴狂,苍颜映双鬓的听风画梦。曲终不问几度痴,听风画梦往来知。行走在苍茫的世间,看淡了多少世事?生活里,总有人离去,也有人不断的闯入,这好像一直是故事交替的主题,轻舟泛月过,曲终籁音断,把那些空余遗迹的画面,无法停靠,只是在沧桑的岁月里,寸断难收。 

这让我想到了梅妻鹤子的林逋,这位脱离天伦的隐士,终生未娶,但却能写出“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的哀婉佳句,由此我想林逋定有一段不便明说的感情经历,正如陆游和唐婉,苏轼和王弗,纳兰和卢氏。没有一定的大彻大悟,痛定思痛,又哪来这些歇斯底里的悼亡和追忆呢?辛弃疾也一样,他一定也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只是历史没有记载,我们不得而知。所以我特别反对湖南师范大学赵晓岚教授说的:“稼轩词无婉约,只是借婉约,表心中悲愤不平之感,这是种婉约的豪放。”

 醉了的年华,轻握了光阴流逝的瞬间。一再喜欢上安静的寂寞,习惯孤独的我,总会在那一份写不尽的心情里,享受着与文字并肩同行的脱俗,无法梳理的,在萧索的繁华里,执笔安句,听风画梦,终不问曲终人散。独坐静思风画梦,醉问曲终是人散。没有归岸的旧梦,在聆听的风语中,萧曲吹离殇,飘去了云斜舟远,千帆过尽的浮波掠动,只是;在经历的故事中,无奈的多变。梦如落花,轻轻撩动伤情的心房,总是难以描绘的断肠。

为什么辛弃疾的词就不能表“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呢,这些分明是血泪交融的婉约,实在很难让我想到黄钟大吕的豪放。其实人,不都是这样么,即使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也是有侠骨柔肠的时候。只是英雄就是英雄,哪怕抒发的是离愁别恨,也是雄姿英发,哀而不伤。

 彼岸有花开,梗残留枯枝。红尘里的纠纠缠缠,缘来缘去,多少痴情空等,被痛过之后,就会懂得,如何埋葬一段过往深爱,荒芜之所以逝去,必定是感情里的过客,风动的涟漪,剪影的时光,听风画梦,不问曲终人散    

“倩何人换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这就是辛弃疾吧,一个金戈铁马的英雄,一个柔情似水的男人……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