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纪的博客

青青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皆为如音。美丽心情,幸福时光。

 
 
 

日志

 
 

印象西溪  

2009-04-17 10:47:53|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溪位于杭州市区西部,距西湖不到5公里,是罕见的城中次生湿地。这里生态资源丰富、自然景观质朴、文化积淀深厚,曾与西湖、西泠并称杭州“三西”,是目前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的集城市湿地、农耕湿地、文化湿地于一体的国家湿地公园。西溪之胜,独在于水。水是西溪的灵魂,园区约70%的面积为河港、池塘、湖漾、沼泽等水域,正所谓“一曲溪流一曲烟”,整个园区六条河流纵横交汇,其间分布着众多的港汊和鱼鳞状鱼塘,形成了西溪独特的湿地景致。西溪之重,重在生态。为加强生态保护,在湿地内设置了费家搪、虾龙滩、朝天暮漾三大生态保护区和生态恢复区。入口处设湿地科普展示馆,园区内有三个生物修复池和一块湿地生态观赏区。西溪还是鸟的天堂,园区设有多处观鸟亭,给游客呈现出群鸟欢飞的壮丽景观。西溪人文,源远流长。西溪自古就是隐逸之地,被文人视为人间净土、世外桃源。秋雪庵、泊庵、梅竹山庄、西溪草堂在历史上都曾是众多文人雅士开创的别业,他们在西溪留下了大批诗文辞章。深谭口百年老樟树下的古戏台,据说还是越剧北派艺人的首演地。西溪民风,淳厚质朴。每年端午节在深谭口举行的龙舟胜会,历史悠久,形式独特,被誉为“花样龙舟”。烟水渔庄附近的“西溪人家”、“桑·蚕·丝·绸故事”重现西溪原居民的农家生活劳动场景,让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水乡典型的民俗。

印象西溪 - 老纪 - 老纪的博客

郁达夫主张,游西溪宜微雨,带上酒盒行厨,舟行在微雨迷蒙的水面,边品饮,边看两岸湿漉漉的油绿泛光的叶子。 西溪僧人曰,西溪为十月中旬秋光好,最好有月亮,舟行西溪,月光橹声,清辉朦胧,芦荡的芦花堆雪,鱼逐月影,风送柿香,渔火簇簇飘浮水泊。"《梦梁录》说:“自武林山之西,名曰西溪。”西溪是杭州最后的一片江南水乡,自然而富野趣,风光极美又多人文沉淀。西溪自古便极具盛名,南宋皇帝赵构曾想建都于此,后见凤凰山改了主意,留下一句“西溪且留下”,成就了西溪千古美名。 好一句“西溪且留下”!曾几何时,城市取代了乡村,喧嚣替代了静谧。渐渐习惯了城市的喧嚣,几乎忘却了乡间淙淙流水、漫漫野花,童年时伴随我成长的那个世界。多年前与之同呼吸的那方自然天地,今与之偶遇,方知是何等地美好,也是何等地遥远了。再也回不到过去,再也寻不回这片土地。今与你重逢于西溪,且留下吧!

《非诚勿扰》没有播出之前,西溪,在我的印象中,只是一个不出名的地方,一个平凡的湿地公园。而我也总爱把西塘和西溪混淆为同一个地方,因为据说西塘才是江南水乡中的代表之作。可现在,西溪已经俨然成了来杭州必须游玩的一个地方。 到杭州的几天,一直下着蒙蒙细雨,整个杭州大地就是一个偌大的湿地公园。说真的,第一步踏入西溪的时候,我还是被它迷醉了,在渺无人烟的湖面上,时不时掠过一只水鸟,扑愣作响,在烟雨凄迷中,映衬得静静停泊的渡船更加的孤独。走过一片竹林,风儿飒飒,在初春的雨中显得有点冷了。

印象西溪 - 老纪 - 老纪的博客

 游西溪最好是船游,去了船埠,径直登船。郁达夫说,“摇船的少女,也总好算是西溪的一景。”如今划船的少女是不见了,多去投了繁华都市。摇橹的村妇,脸上有了岁月沟痕。橹的妙处,是摇动时不见浪花与声响,悄然拨动船儿徐行。离了船埠,船头犁起波棱,西溪青萍默默,红蓼簇簇,水道若玻璃之路,宁静光滑,淡然写意间呈现蓝天白云,岸柳拂风,樟冠巨展,渔村倒影。船过了一个闸门,村庄渐远,进入南漳湖,水就清澈起来了,河面也开阔了。窗外慢慢移动的,有废弃的石屋、荒凉的枯枝,飘摇的芦获。船行在水面上犹如在深巷中穿行,前不着店后不着村,河面波澜不惊,安静得让人心荒,只感觉到岁月的绵长。船上游客用手机播放着非诚勿扰的主题曲,空旷而悲凉,让人想起舒淇那悲怆地纵身一跃,一切戛然静止。 随着水波起伏,水岸旁时隐时现零星散布的圆圆小洞,那便是水蛇和黄鳝的居所。当船儿沿着西溪沼泽地的边沿缓缓驶过,草丛里突然窜出一只受惊的野鸭,扑腾着翅膀招摇过市。船过之处,身披彩羽的雉鸡,几乎贴着水面钻进了岸边的芦苇里,并发出几声奇怪的鸣叫。 

 转过一曲,渚上的绿树间现出三座三角形芦庵。西溪秋雪庵,在蒹葭深处,史上极有名。船靠岸,“秋雪庵”三字抬着头,浏览门边的石字:“与诗人约于西溪船上.。”又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只是到最后,一个叫“秋雪”的女子选择此地怀念如梦的日子。当年庵四周遍植的芦苇,一到深秋,即荻花如雪,尤其是月色之夜,庵堂就像被一层秋雪覆盖了。现在的芦花不多,惟秋雪庵遗址附近的两个河渚上种着一些,在阳光里随风飘荡。 船至“西溪问茶”,我们弃舟登岸,途经乡间小路,河堤上种满了各类蔬菜,诸如番茄、黄瓜、夜开花。再往深处去,还能看到竹架上攀着藤的丝瓜,竹围栏的脚下,生有一簇簇的毛豆荚,一派自给自足的农家景象。一座木屋门楣,弧形砖上镂刻着“西溪问茶”,厅堂内的大块石砖,被岁月磨砺得泛出光亮。 船到烟水渔庄,这似是个与世隔绝的世界,所有的色调都是黑、灰、白,代表着沉默、孤独、清冷、无助。我独爱马头墙上顽强的爬山虎,只有它带给我一抹代表生机的绿色。而那条小船被孤零零的拴住,船蓬上非诚勿扰的广告牌显得特别的刺眼。走在灰墙绿水间,我总觉得眼前的一切缺少了什么,是红色的热烈,是黄色的灿烂,还是蓝色的希望?!

印象西溪 - 老纪 - 老纪的博客

船在这碧色水岸间游走,一转二转三转,六条纵横交错的河流围合汇聚,其间水道如巷、河汊如网、鱼塘栉比、诸岛棋布,“河诸芦花”、“柿林夕阳”、“蒹葭泛月”、“西溪探梅”这些情趣各异的水乡景观令人流连忘返。船愈前去,岸上的柳树、樟树、梅树、李树、结着青柿子的柿树、垂着元宝状花串的元宝树、长红梅状果实的果树、绿叶肥大的桑树、枣树、硕果累累的石榴树、竹、芦苇、牵藤类等各色亚热带植物挟深浅浓淡绿意于两岸夹道扑来,接岸的水面又拥着凤眼莲、青萍、绿荷、菱角与红蓼,潮般的绿就一波连一波把河挤迫得紧,把河挤得艰难,把河挤得窄窄的,把水挤绿了,空气中弥漫着清甜凉润的水草气息。

邻水的竹叶簌簌作响,古朴的木条凳上,我们悠闲地品茗休憩,时间仿佛在刹那间停滞了。或许应了南宋落难皇帝赵构的一句话:西溪且留下——留下的不只是他在此建都未果的遗憾,更留下了时光的匆匆脚步。若非亲眼所见,又怎会相信在这城市喧嚣中,竟有这等人间仙境?穿竹林、淌溪流、涉芦滩,走进西溪的春色中,恍然间,仿佛见到幼时在乡间遇见的美丽少女,清纯、恬静,有秋水般灵动的眼眸。见多了繁华的街市,渐渐忘却的童年的梦,不料竟在这里忆起。采桑姑娘的歌声、摇橹船上船夫的吆喝声、鸟儿在池边欢唱声,遥遥地,穿越时空而来.......

 印象西溪 - 老纪 - 老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