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纪的博客

青青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皆为如音。美丽心情,幸福时光。

 
 
 

日志

 
 

ZT一娇:J老师  

2009-02-08 04:1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我影响深刻的人,我考虑还是聊聊自己的老师吧。LG曾说,比较让他佩服的聪明人有两个,一个是他现在的老总,那叫一个精明;另外一个,就是我的老师J了。

老师应该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为博学的一位。我到现在也是这么认为。认识J老师大概20多年了吧。20多年后的今天,我认为自己也比不上老师当年。可能这博学是永远也追不上老师了。因为,咱没长人家那么聪明的大脑。

20多年前,俺上初中。正是思想忽左忽右的年纪。就在这个需要引路人的年龄,比较幸运地碰到了我的这位老师——我们在这里姑且称他为J老师吧。J老师的面容属于让人看一眼忘不了的类型。不像有很多人属于容易混入茫茫人海马上找不到的类型。老师的眼睛大而有神,目光炯炯,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个子高高瘦瘦的。显得裤腿有些吊。着中山装。脖子上挂着口罩,口罩别进第二粒口子下的衣服里。呵呵,我的同学们要是看了这段,立马就知道是谁。

J老师是教语文的。但是居然和数学组的几个老师称兄道弟,成了哥们。据说J老师当年属于数学不太用学的主。当年考大学报的是上海交大,数学、物理分数奇高,却由于政治只考了23分,阴差阳错去了师专的中文系。

但是,这位数学不用学的主,基本上也是一国学大家。研究最深的是鲁迅他老人家。其他的,怎么说呢,我当时到J老师家里去借书,J老师在看文学评论,我也想装模作样地看看,结果J老师说了一句:字你肯定都认识,但你肯定不明白。我这点语言的底子,基本上是J老师熏陶出来的。我到现在还钦佩,人家真是有文化啊。

这个有文化的老师,做了我们班的语文老师。现在想起来,上这样的老师的课,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就像《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这样的课文,你听的时候也不会打盹。最喜欢听J老师将鲁迅的文章。因为他对老人家太熟悉了。可以把一些趣闻轶事如数家珍地到来,让我们这些喜欢猎奇的学生着实爱听。再就是文言文,怎么就变得这么爱学了呢?那个时候,疯狂地迷恋上了文学,大部分的作家,都是J老师推荐给我们的。比如王蒙、王安忆、刘索拉、张抗抗、刘心武、冯骥才等等,还有一批外国文学,老人与海、少年维特之烦恼、第二十二条军规等等、等等。对了,值得一提的是北岛、顾城他们的朦胧诗。呵呵,当年也仿照着写了一批不知所云的东东。但是,舒婷的《致橡树》真的是好呀。

现在的一些习性,比如些许的愤世嫉俗、恃才放旷、伶牙俐齿、尖酸刻薄,好像也都是从J老师那里东施效颦来的。呵呵。当时除了上课,我们这几个最爱望老师家里跑。去听他的高谈阔论。只是听,间或我们也问一些幼稚的问题。当年谈些什么,现在早已淡忘。可是,那种磁石般的吸引,却记忆犹新。想来,就是当年一次次的聆听,使得我们的思想被悄悄地潜移默化了。

J老师是标准的烟民。我的鼻子不太灵敏。据一位比较有洁癖的女同学讲:J老师从我身边一过,一股大烟味,简直要熏S了。J老师当年不抽烟卷,而是卷旱烟抽。据他说,烟卷的劲太小。呵呵,咱们这些女生真是理解不了呀。后来,老师有一年(初三那年)不教我们了,我非常戏剧地请班里一位画画高手画了一张关于戒烟的漫画,画面是这样的,一个人嘴里叼一根眼,正在用火机点烟,映到墙上的影子却成了一个人拿着一把手枪对着自己。不知有无筒子看过这幅漫画。然后呢,写了封信,当然换了字体,把漫画附上,然后通过邮局寄到学校。哈哈,这封信,老师一直保存着。当然,收到信,老师就猜是我们这帮学生。不过没有猜到是我。语文组的一位老太太知道了这事,忧心忡忡道:这要是文化大革命,肯定打成右派。真惊了。

初二那年,J老师教了我们一年。初三因一些原因不教我们了。那一年的语文课,我们上的及其糟糕。纠其原因,正像我现在经常说的一句话,叫做档次上去,下不来了。呵呵~~

我当年是班干部,居然在上语文课时和另一个班干部热火朝天地说话,被那个我们及其不能忍受的语文老师狠狠地点名批评,很没有面子。那个和我说话的,就是阿布娘很想见见,雪莲娘和朵朵妈狠狠嫉妒的我现在的野蛮男友。嘿嘿。

在J老师不教我们的这一年里,我们的师生交往竟然出奇地热烈和融洽。J老师的家,是我们的一个小据点,一帮子文学少年,在J老师家那间不足20平的房子里,一次次心满意足的聆听,伴随一阵阵的欢声笑语,把我们年少的心,引向广阔的文学海洋~~

年少的时候,被J老师鼓舞着,一直有个写作的梦想。信誓旦旦地要在中学毕业前,拿出一个长篇。题目都想好了,就叫《七色花》。然后跟每个好友都鼓吹描绘一番。那个时候,文学青年还是比较“时尚”“摩登”的,不像现在,网上遍地高手,都让人对文学有了逆反了。后来由于自己的懒惰,也就没有梦想成真。着实吊了一批人的胃口。

当时去老师家里,一个目的是神聊,另一个目的是借书。确切地说是借文学杂志。我现在见了《十月》、《收获》、《译林》、《小说月报》什么的,依然是那么的亲切,虽然现在的网络上什么样的文学作品都可以搜得到,可有时候还是喜欢买来这样的一些杂志看。

J老师不教我们的那一年,我们和J老师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所谓的距离产生美,距离把老师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美化了许多。当时感觉和J老师聊天,简直是一种大大的享受。J老师不落俗套,不说教,不唠叨,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主要的吸引我们的地方,还是J老师幽默风趣的语言。J老师属于那种有语言天赋的人,对语言的感受力和表现力极强。同样的一件事情,经他嘴描述出来,就像汤里加了点佐料,立刻出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味道。可是有的人说出来,却好似白开水一般平淡无奇。J老师不教我们,还给我们造成了一种假象,即J老师不会批评人。事实证明,这是个距离产生美情况下的错误结论。

经历了初三一年的的神交,到了高一,J老师又一次做了我们的语文老师。还记得高中一年级语文课本的第一篇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这篇脍炙人口的散文,被J老师演绎的流光溢彩。J老师平常一口青岛话,课堂上确是正宗的普通话。语文老师只有说普通话,才能讲出语文的妙处。当时初三那个语文老师,操一口青普,一言既出,让人浑身鸡皮疙瘩,正所谓当年在我们学校流传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说普通话。也就难怪我对其语文课的极其的抵触。我曾经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的长信,寄给我到了别校上高中的同学,绘声绘色地描写描写J老师是如何引领我们完成了对《荷塘月色》的欣赏,是如何给我们奉上了一道美轮美奂的精神大餐。引得我同学艳羡不已。只可惜,此信已无处可寻。想来同学也不会拿它当文物似地保管吧。真的不知道。

高二那年,J老师荣升我班班主任。我们继续着青葱岁月的体验。语文课依然是大家的最爱。

转眼高三。升学的压力已经能从老师的脸上看见。可是这帮不懂事的孩子,依然是快乐地寻找着一切可以快乐的事情。我们在一个足球比赛之后,秘密约定了去崂山游玩。当时还是只休周日一天。一大早,我们快乐地出发。阿布娘说她是路痴。使我很感叹十五六岁的孩子居然能自己坐车往崂山进发。其实孩子对于感兴趣的事情是可以克服一切困难去完成的。游玩当然尽兴。不妙的是归程出了问题。我们没有挤上末班出山的公车。却也颇聪明地把一个个子最瘦小的同学齐心合力地硬是塞进了这末班车,为的是,让他挨家挨户去报信。我们则满怀豪情地踏上了以步代车的漫漫归路。这挨千刀的同学啊,第一个进了J老师的家门,报告了我们的重大事故。可怜的J老师,急急忙忙去了校长家,到处联系车辆,好去接我们出山。事后听J老师描述,同样可怜的校长,及拉着拖鞋,坐在J老师的自行车后座上,跑去给我们找车。就在一切妥当,J老师挨家挨户给家长报信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路上截到一辆小货车,安全返航了。J老师到我家的时候,刚说孩子在崂山,我开门的老兄告诉他,我妹妹回来了,已经睡了。

当时的情形我没有见到,估计是J老师铁青了脸,一言不发地扭头走了。周一下午的班会过后,知道大难临头的我们,惴惴不安地等着,不知道有怎样的灾难降临。果真,J老师开完班会宣布:其他同学放学,11个勇敢的崂山道士给我留下!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