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纪的博客

青青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皆为如音。美丽心情,幸福时光。

 
 
 

日志

 
 

天堂向左,上海往右  

2009-01-07 09:09:00|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 年11月,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国家开发银行楼下,为一上海出租司机抱打不平,遭致上海1协管1保安外加4名疑似协管保安六人围攻。情急下,唱响家乡水浒的好汉歌,“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太极、螳螂外加擒拿,将此六人逐一拿下,被住进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21天。为纪念此生唯一一次打架,亦成就了本人多年以来的“大侠”梦想。同时,为总结教训,告诫后来人:“千万不要在上海见义勇为,后果真的会很严重”!)

                                                                         感受孤独

微雨惊竹,夜风拂梦。梦中伊人回头笑。莲衣蛾步款款情,酒淡人素发如瀑。举头望月月不在,惟有缥缈孤鸿影。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苏轼《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寂寞沙洲冷》):“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首句有“缺月”、“疏桐”二意象。月为“缺”,乃言其自圆而缺也;桐为“疏”,乃言其自盛而凋敝也。其中言所不尽者(亦即语言的空白处),乃是主体对世间无常变化之体验。“缺月挂疏桐”合而造一景,此属实性有限部分;而其呈现的心理感觉是冷色调的,此则亦实亦虚。其后隐而不发的则是虚性部分,即主体体验的情感指向。第二句有“漏”有“人”。“漏”乃古代计时所用之漏壶也。“漏断”言为时已久晚矣,其所未能言出者,乃是漏断之前那水漏滴滴的漫长心理体验的经过。“人初静”是说人方得宁静安歇。此句与首句合而造一有空间有时间之境,此时尚不具生气。及至“谁见”二句,此境却突然生活起来。孤鸿独自往来,若有其影,又若未有。此时已若庄周之梦蝴蝶般,似真似假,难以分辨。果有飞鸿耶?又或为词人无限自由之精神所化耶?主体一下突破了物我的界限,先前两句的蕴蓄之势便被就此引发出来,其冷色调的体验全部倾泻到孤鸿这个意象上。在寂寂深夜,漏断人静之时,缺月疏桐之间,谁曾见过孤鸿独往来呢?那莫非是我,我岂不也是监室一孤鸿么?

“惊起”二句将这人鸿不分之境进一步生动演化。“惊起”,鸿惊耶,人惊耶?“回头”,鸿之动作耶,心灵遥望往事耶?又为何故?见到了什么?“有恨无人省”。此时更不知是人是鸿了。若言是鸿,鸿果有恨耶?若言是人,则何处言过人来?就在这恍惚之中,生命借孤鸿这一意象进一步深化。待至“拣尽”两句,则整阙词之意韵豁然贯通。鸿雁不栖高枝而栖于田野草丛,此非苏轼流于黄州之自谓耶?此时回头看全词,似以优美为胜;而“拣尽”二句却从优美之中凸显出崇高之美,似一生中孤寂不为人知之体验尽入此两句中,清高傲视之孤标同时显露无遗。

而待到词呈此境界时,此又岂是苏轼一人之谓耶?千古伤心者同此凄怆!生命完全超越了个体,超越了时空,成为世间永恒存在之人类情感。无限精神便由此得无限之自由。 

自由,自由的渴望!!!!!!。

                                                                         回忆幸福

这次是我不经意的离开,成为你这许久不变的悲哀。这次是我真的决定离开,远离那些许久不懂的悲哀,想让我忘却愁绪忘记关怀,放开这纷纷扰扰自由自在。 

于是淡漠了繁华无法再开怀,于是你守着寂寞我不能回来,于是淡漠了繁华只为我开怀,要陪我远离寂寞自由自在。涌起落落余辉任你采摘,留住刹那永远为我开。 

“暂时脱离尘世”,是快适的,是安乐的,是营养的”——丰子恺。在大墙锁深秋中回忆儿时,童年是在清苦中的香甜:

春天,两株重瓣桃戴了满头的花,在你家小院门前站岗。门内朱栏映着粉墙,蔷薇衬着绿叶。院中的秋千亭亭地站着,檐下的铁马丁东地唱着。堂前有呢喃的燕语,窗中传出弄剪刀的声音。

夏天,红了的樱桃与绿了的芭蕉在堂前作成强烈的对比,向人暗示“无常”的至理。葡萄棚上的新叶把室中的人物映成青色,添上了一层画意。垂帘外时见参差的人影,秋千架上常有和乐的笑语。傍晚来一个客人,芭蕉荫下立刻摆起小酌的座位。

秋天,芭蕉的长大的叶子高出墙外。又在堂前盖造一个重叠的绿幕。葡萄棚下的梯子上不断地有孩子们爬上爬下。窗前的几上不断地供着一盆本产的葡萄。夜间明月照着高楼,楼下的水门汀好象一片湖光。四壁的秋虫齐声合奏,在枕上听来浑似管弦乐合奏。

冬天,南向的高楼中一天到晚晒着太阳。温暖的炭炉里不断地煎着茶汤。全家一桌人坐在太阳里吃冬春米饭,吃到后来都要出汗解衣裳。廊下堆着许多晒干的芋头,屋角里摆着两三坛新米酒,菜厨里还有自制的臭豆腐干和霉千张,常在火炉里煨些年糕,洋灶上煮些鸡蛋来充冬夜的饥肠。

。。。。。。

现实渐渐暴露,你将停止你的美丽的梦,而开始牢狱中的一天。

我们心中要看美景,而实际上不得不天天厕身在尘嚣的都市里,与平凡、污旧而看厌了的环境相对,故我们可以更自由地高歌人生的悲欢,以遣除实际生活的苦闷。于是有人就描写理想的幸福的社会生活,使人看了共爱,共勉,共图这种幸福的实现。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便是一例。我们读到“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等文句,心中非常欢喜,仿佛自己做了渔人或桃花源中的一个住民一样。

我们日常对付人世之事,如前所述,常是谨慎小心,辨别是非,打算得失的。换言之,即常以功利为第一念的。人生处世,功利原不可不计较,太不计较是不能生存的。但一味计较功利,直到老死,人的生活实在太冷酷而无聊,人的生命实在太廉价而糟塌了。所以在不妨碍实生活的范围内,能酌取非功利的心情来对付人世之事,可使人的生活温暖而丰富起来,人的生命高贵而光明起来。我们对于阡陌、田园,以至房屋、市街,都能在实用之外讲求其美观,可使世间到处都变成风景区,给我们的心眼以无穷的快慰。而我们的耕种的劳作,也可因这非功利的心情而增加兴趣。陶渊明《躬耕》诗有句云:“虽未量岁功,即事多所欣”。

                                                                        人生本色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此句甚为豪迈、悲壮,其中有大英雄功成名就后的失落、孤独感,又含高山隐士对名利的澹泊、轻视。临江豪迈的英世伟业的消逝,像滚滚长江一样,汹涌东逝,不可拒,空留伟业。而我认为此句比起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更有悲壮和凄婉之情。尽管当初英雄们意气风发,春风得意,但曾经的浴血厮杀,曾经的金戈铁马,已随时间远去,一切成败得失功过是非都已经过去,被历史的长河所吞噬。历史给人的感受是浓厚、深沉的,不似单刀直入的快意,而似历尽荣辱后的沧桑。“青山依旧在”即象是对英雄伟业的映证,又象对其的否定,但这些都不必深究,“几度夕阳红”,面对似血的残阳,历史仿佛也凝固了。“依旧”和“几度”在变与不变的现实中挣扎。或许世界真的就是如此,充满着变与不变。

世间一切色彩,不外由红黄蓝三色变化而生。故红黄蓝三者称为“三原色”。三原色各有其特性:红热烈、黄庄严,蓝沉静。每两种原色相拼合,成为“三间色”,即红黄为橙,红蓝为紫,黄蓝为绿。三间色亦各有其特性:橙是热烈加庄严,即神圣;紫是热烈加沉静,即高贵;绿为庄严加沉静,即和平也。如此屡次拼合,即可产生无穷的色彩,各有无穷的特性。今红与绿相配合,换言之,即红与黄蓝相配合。此中三原色俱足。换言之,即包含着世间一切色彩。故映入人目,感觉饱和而圆满,无所偏缺。可知红绿对比之所以使人感觉美满,根本的原因在于三原色的俱足。然三原色俱足的对比,不止红绿一种配合而已。黄与紫(红蓝),蓝与橙(红黄),都是三原色俱足的。何以红与绿的配合特别美满呢?这是由于三原色性状不同之故。色彩中分阴阳二类,红为阳之主;色彩中分明暗二类,红为明之主;色彩中分寒暖二类,红为暖之主。阳强于阴,明强于暗,暖强于寒。故红为三原色中最强者,力强于黄,黄又力强于蓝。故以黄蓝合力(绿)来对比红,最为势均力敌。红蓝(紫)对比黄次之。红黄(橙)对比蓝又次之。从它们的象征上看,也可明白这个道理:热烈、庄严与沉静,在人的感情的需要上,也作顺次的等差。热烈第一,庄严次之,沉静又次之。重沉静者失之柔,重庄严者失之刚。只有重热烈者,始得阴阳刚柔之正,而合于人的感情的需要。

在《论语·宪问》中有“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之语,《老子》中亦有“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之言。一直以来人们认为对功业的追求是孔子思想中最为的重要部分,还有人据此责怪老子有功名之心,其实这都没看到他们背后更为深层的思想。《论语·尧曰》篇有云:“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老子提倡养天下而不居功,中国先贤们的目的不在功业,目的在于使自己的德行能够普施天下以利万民,自我的生命价值与意义由此就可以得到无限提升。后来北传大乘佛学提倡“自渡渡人”、“普渡众生”,因更加谈不上俗世功业目的,其中的意思就更加明显了。中国古人强调的不是生命的结果如何,而是这个生命的过程。对生命过程进行具体而生动的体验把握,对自己的心灵加以道德的锻造凝炼,是中国古人最为看重的事。

无限提升还有一层意思,主要就表现在“物我两忘”上,如《庄子》中提到的“游”、“坐忘”。在这种体验之中,不仅放弃了外物,而且放弃了自己的身体。自我仿佛消失了,物与我同时融入“道”中,与“道”合而为一。由此获得了“道”的“恍惚”、“无限”与“时空合一”的特征。放弃了自我,反而获得了更大的自我,亦即获得了精神的完全自由。在这层意义上的无限提升,其实是主体对宇宙、人生体验的整合,具有宗教式纯粹主观体验的特征,这是体验的极至。

                                                                          从头再来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爱的亲人.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悲剧哲学家尼采曾说:“肯定生命最高的艺术就是悲剧”。人生是悲剧的喜剧抑或是喜剧的悲剧,有的人是刚开始像悲剧,最后却以喜剧收场;有的刚开始是喜剧,最后却是悲剧结尾。

人生总有一些让人措手不及的无常,总是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进驻危脆的生命,让人饱受风干与摧折。生命也许是痛苦的,我们无法改变它,但是,我们可以改变对生命的态度。在这些看似穷途末路的境界中,每个人面对方式及接受程度不一,有人自怨自艾终其一生,有人自卑自怜镇日愁眉深锁,有的人因为一次的失败,从此一厥不振,有的人却选择了却残生也不肯坦然面对,在面对看似山穷水尽的岁月里,要如何创造柳暗花明的未来,除了要看每个人毅力与耐性外,最重要的是,当你面对人生的困境时,要有处理的智能。

世界上的事情,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世间事千变万化,无奇不有,有的人乐观以对,有的人悲观视之,虽然,天底下总有一些让人不如意的事,不过,聪明的人永远有新的方式来对应人生。人们常说,人生就是一个舞台,这个舞台,正上演着一出又一出的悲喜剧,正因为人人都有悲伤,也都悲伤过,所以,悲剧才成为理解人生的一把钥匙,悲剧才成为人生体验的折射与升华。因为,悲剧才有撼动人心的力量。其实,人生本是一出悲喜剧,只是悲剧的成分又比较多一点,虽说苦比乐多,但我们还是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对生命的敬意,亦即用喜剧来表达对生命的热爱,与其哭哭啼啼来看人生,倒不如笑笑的来看人生。

莎士比亚曾说:“人生在世,也有潮汐涨落,把握住潮的时机,便可导致成功;失去良机,一生航程必定触礁拦浅,终身颠沛”。刚面对人生时,就犹如颠簸于海洋里的一片心舟,心情就像一张饱满的风帆,总是急急的驶向社会的汪洋,想要寻找心中所期待的那一片广阔蔚蓝,只是期待的蔚蓝始终未曾出现。不过,心帆仍满、航程犹在,固执的是,心中的那片蔚蓝,依然遥远。

人生就像是航行在海洋中的一条船,有时风平浪静,有时波涛起伏,我们最终的希望是,有个终生停靠的港湾。如果人生是一段航程,每张张满希望的帆,总是冀望在落日前,就能抵达终点。

我们的人生,有如一叶扁舟在惊涛骇浪的大海中航行,航程中有风又有浪的,在心中有时仍不免会感到前无岸、后无涯的茫然。而生命之旅就好象是一段自我追求的航程,当我们前进之时,旅途中所看到的景色和最刚开始的时候并不一样,景色会随着旅途的心情而改变,直到航程终了,你才会发现自己生命的最终颜色。换个角度来看,人生就犹如航行在海上的船,想要寻找能够停靠的港湾,有时候就得遵循星辰与罗盘,让航行的过程中能够一帆风顺,而不致于迷失了方向。要追求人生的幸福与成功,就犹如航行,即使是偏离了航道,也会因为有目标、有计划,才能一次又一次的提起勇气,返回到自己的航道,目标就犹如罗盘,计画就是星辰。人生的海洋中,虽然不能每一次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但是,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把帆准备好,随时迎风待发。

“锚扬帆起,百舸欲行”,既然目标是前方,就要坚地乘风破浪。不管目的地是魅力的伊甸园,还是荆棘的荒芜之地,我们都应该把握好人生之舟的方向,向着人生之旅的驿站前行。把心系在船上,把梦系在帆顶,把希望蓄在船舱,为自己去做一次人生中永远无悔的远航吧!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