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纪的博客

青青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皆为如音。美丽心情,幸福时光。

 
 
 

日志

 
 

ZT:料得年年断肠日,定是岁岁一月八  

2009-01-19 10:18:40|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节到了,谨以此文献给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让我们同父母儿女一起共同缅怀敬爱的周总理.......

    京城处处皆白花,风吹热泪撒万家。  从今岁岁断肠日,定是年年一月八。   
   清晨,大概四五点钟,不知什么原因,我突然惊醒,无论如何也睡不下去了。

    我下意识地打开电脑。我过去从来没有在这个时候打开过电脑。突然发现,这天是周总理的忌日,是周总理逝世周年的忌日。周总理,敬爱的周总理,离开我们已经整整35年了。

    网站上的留言,像雪片一样,怀念,怀念,无尽的怀念。我的泪水,像潮水一样,止不住,止不住,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料得年年断肠日,定是岁岁一月八”……网站上的每一句留言,都让我心绪难平,让我不能自已,让我回忆起了那一年……

    那一年,他走了。他走了,我像丢了魂似的,“六神无主大厦倾”;全中国人都像丢了魂似的,“六神无主大厦倾”……因为在当年中国人的感觉中,国家的大事、小事,内政、外交,都靠他一个人在支撑。他走了,国家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那一年,十里长街,围栏、树枝、胸前、心中,白花如雪;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哭声一片……

    那一年,联合国下了半旗,不是联合国旗下半旗,是联合国全体成员国的国旗下半旗。据后来听说,有几个国家的大使为此找到联合国秘书长,问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元首去世不下半旗,中国的总理去世却下半旗?良久,秘书长回答,一个8亿人口的大国总理,没有存款,没有骨灰,没有子女,如果你们哪个能做到,联合国都可以下半旗。几位大使面面相觑,低着头走了……这只是一个细节,一个不经意的细节。

    我又想起,1965年1月,邢台地震,周总理乘直升飞机赶到现场,召开群众大会,给乡亲们讲话。警卫战士找来一个小木箱,放在了群众北边,周总理站了上去。刚刚站了上去,他又下来拎着小木箱走到了群众的南面。数九寒冬,北风呼啸,他面向北,群众向南……这只是一个细节,一个不经意的细节。

    我又想起l970年,那些年,中国外交已经停摆。罗马尼亚的一个代表团来访,我清楚地记得团长是他们的大国民议会主席埃米尔·波德纳拉西。毛泽东接见,理所当然地站在前排中间的位置;林彪也站在了前排中间的位置,这也应该,因为当时他毕竟是中央副主席;康生也站在了前排……我在《人民日报》的照片上寻找,周总理在哪里?他是总理,他又负责外交。他站在了后排……这只是一个细节,一个不经意的细节。

    我又想起l975年,毛泽东委托周恩来筹备四届人大,还提名邓颖超当副委员长,周总理把她的名字勾掉了;此前,上世纪50年代干部定级,邓大姐的条件应定三级,她报了五级,周总理又把她改为六级……这只是一个细节,一个不经意的细节。

    我又想到“文革”的年月,天翻地覆,国家大乱,周总理左支右撑,苦挽危局。那个年代,他可以选择;那个年代,他别无选择。人们不能拿今天衡量昨天。他和他的同事讲,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他就这样燃烧着自己,粉碎着自己……这也是一个细节,一个不经意的细节。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顺着网站上的那句话,我一口气写下“今日人人肠更断,总理一去三十年;今日断肠更断魂,三十年来不归人”……我一口气写下了这首《周总理逝世三十周年祭》。

    我把我的小孩叫起,我哭着念,他哭着听。他20岁了,他在我心里仍然是个孩子,我俩都在用眼泪诉说着,交流着……

    周总理,他不是完人。他生活在那个时代,有些事他身不由己,但他的人格,他的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深深地铭刻在历史的丰碑上。我的朋友权延赤送给我两本书,一本叫《走下神坛的毛泽东》,一本叫《走下圣坛的周恩来》。是的,当年,他们二人在我心中确实一个是神,一个是圣。如果对毛泽东的认识我还有一个反复的话,上世纪70年代我把他当成神,80年代我对他产生过怀疑,今天我重新认识到他是人,不是神,但他是一个伟人,一个高不可攀的伟人,一个大思想家、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大诗人、大书法家;那么对周恩来,我的认识始终如一。如果说毛泽东是高山,周恩来则是大海。他们虽然都不是完人,但是他们是那个年代做得最好的人(我是说贯穿他们几十年全部经历的年代);如果我们生活在那个年代,谁也达不到那个水平。拍案而起易,忍辱负重难;拍案而起是心在痛饮,忍辱负重是心在凌迟。“夜夜枕上相迎送”、“寒衾伴我梦里追”、“长跪长将心自扪,唯将此心对天陈”……我把这些写入诗中,但这些都不是诗句,是我内心的沉吟,是我无声的呼喊……

    我的诗,不,我的心,不胫而走,许多人看到了,读到了,给我打来发自肺腑的电话,给我写来感人至深的信件,其中有吴旭君女士(当年她作为毛主席的护士长,她回忆当年在中南海骑着自行车穿梭于游泳池和西花厅,为两位伟人传递文件,做出邀请尼克松访华的决定,就有她自行车的“功劳”)。有周秉宜女士,她不仅以个人,还代表她的全部亲属。有刚刚做过手术的方明老师,他情不自禁地朗诵着这首诗,一如他当年播送周总理的讣告、悼词……此前,我同方明老师并不相识。他朗诵后,我看到了这盘光碟,我感谢他,我急于同他相见。我们相见时,他回忆起当年,止不住泪水扑簌而下,我也止不住泪水扑簌而下……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