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纪的博客

青青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皆为如音。美丽心情,幸福时光。

 
 
 

日志

 
 

祝福祖国  

2008-12-19 14:15:15|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民族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以其繁荣的经济、灿烂的文化艺术和辉煌的科学技术成就蜚声于世界。中国历史悠久,文化沉淀丰厚,其间自不乏令人振奋的东西:博大精深的哲学,风情万种的艺术,睿智诡谲的军事,不独令国人叹服、自豪,便是异域人,也每有溢美之辞。然而,园地大了,就难免良莠间作、芜杂丛生。例如,一些千年流传,被人们奉为圭臬的警世戒行的格言,总让我感到其难当“优良文化传统”之美誉。这些东西大抵是告诫人民不要出头、不要拔尖,否则将会因被视为“异类”而遭唾弃,甚至灾祸临头。至于“特立独行”,那只是拥有绝对权力者的自由。在常人,则万万不可!


读着它们,我想一些有责任感、有进取心的人们,心情怎么也轻松不起来。人类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大约总将于那些“先行者”。他们承担重负,探索路途,专务进取,而最后往往因言行违背“古训”被弄得焦头烂额,狼狈不堪!时代的晴空在嘹亮的呼唤着“出头鸟”、“领头雁”,而世俗文化祭坛上“古训”灵位前正信徒云集,香火缭绕。这真是一个令人困惑的两难选择!


其实原也无须困惑,生活的逻辑大抵如此。一些耳熟能详的历史任务的命运诉说了“古训”的渊源,并在不断昭示其不容置疑的真理性。


西汉的文景时代,为了缓和社会矛盾,恢复经济,统治者信奉黄老之术,实行“无为而治、与民休息”的方针。几十年下来,国泰民安,可是大大小小的刘姓藩王的实力也急剧膨胀,渐成尾大不掉之势。这些地方割据势力拥兵自重,觊觎汉室,汉家皇权已呈山雨欲来之势。这时晁错出来了,朝堂之上,面对一群闭目塞听、三缄其口的缩头大臣,他痛陈利害,力主削藩。他那洞幽烛微的政治敏感和磊落无私的人格光辉令景帝为之动容,并暗下削藩之决心。


然而他却被朝廷杀死了!关于吴王刘濞等贼喊捉贼式的所谓“清君侧”的军事压力之下。他的体温还未散尽,七国之乱起来了。他死前曾对景帝说:“纵诛错,吴王等亦反。”这是何等清醒的认识!可惜的是他在自身的事情上就没有这样的清醒了。


他当了“出头鸟”。


与晁错同代而略早的,还有一个贾谊,这人很年轻,才华却很高,颇得文帝器重。


也还是因了那个“无为而治”,朝纲很宽。周勃、灌婴等一班重臣就放肆起来,忙着扩大自己的田园,将一批一批被他逼得失去田地的农家女子收进府中为婢,然后就日日呼朋引伴,宴饮歌舞,全不把已在酝酿的社会危机当一回事。这时的贾谊却在忙着为朝廷做事,他是大臣中较为清醒的一个,所以他忧心忡忡地忙碌;他又是有些能力的,所以事情干的很出色。但他很孤独,因为周勃那一群人讨厌他。这些人功勋赫赫,大权在握,他们容不得这后逞能,说他“专欲擅权,纷乱诸事”。不久就把他赶出京城,去给长沙王做了太傅。后又迁楚王太傅。沉重的打击和楚地阴湿的气候很快就摧毁了他的健康。三十三岁时,这个才华过人的洛阳少年便离开了人世。可悲的是,当他把目光最后一次投向烟雨笼罩的湘江时,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充满了迷惘——他似乎最终也没有弄明白自己错在哪儿。


后来的人却替他弄明白了——他当了“出头的椽子”!于是几个文人出来,用通俗而准确的比喻概括这种现象:“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些比喻很快就深入人心,成了父母、师长警戒子女和门生的人生格言。令人感到很不是味道的是,竟没有哪一位名人的名言比这几句话更普及、更让人信服、流传得更久远!


是我们的民族心理出了什么问题吗?我想是的。那论据,便是几百年前意大利有一个叫乔尔丹诺·布鲁诺的人,他也因为当了回“出头鸟”而死于宗教政权的火刑,但意语的词汇里却并没有如此丰富的“缄言”。他仅是一个个案。


作为初唐朝四杰之一的王勃,其父当时被贬至交趾作官,王勃为探视父亲,千里迢迢途经南昌。九月九日重阳节,正赶上当时的洪都府阎都督在滕王阁宴请宾客。正像王勃在序中写到的:“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 王勃叨陪末座。酒席宴上,阎公对诸儒道:“帝子旧阁,洪都绝景,在座诸公,欲求大才,作此《滕王阁记》,刻石为碑,以记后来。”众人无人敢受,他们都知道阎公的请求不过是一种客套,原来他的女婿早在事先已准备好了一篇序文。而胸无城府的王勃却没推辞,即席写下了千古名篇《滕王阁序》。


序文气势奔放,意境超拔,文字凝练,佳句迭现,其中不少文字成了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像“物宝天华,人杰地灵。”“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晚唱,雁阵惊寒。”“关山难越,萍水相逢。”“老当益壮,不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东隅已失,桑榆非晚。”“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陪鲤对;今晨奉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呜乎!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等等。717个字的序文骈骊工整,辞彩飞扬,写景如神来之笔,抒情有经世之志。遥想王勃当年意气风发,如果勃老于世故,而非胸无城府地当了一次“出头鸟”,又怎会给世人留下这一脍炙人口,传诵千秋的不朽之名篇。文以阁名,阁以文传,厉千载沧桑而盛誉不衰,要我说,这个“出头鸟”当的好。


“国以才立,政以才治,业以才兴”。个人极其崇拜鲁迅,对于鲁迅,我有太多想说的话,但限于学识菲薄,因此常常失语,甚至“彷徨于无地”。我只能说,他是惟一一个进入我骨子里的作家。并以此来表达我对先生的敬意。学者林贤志在《人间鲁迅》的开头这样写到:“一个由此得生也由此得死的时代是大时代,大时代总要产生巨人。”“鲁迅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没有把黄金世界轻易预约给人类,却以燃烧般的生命,成为千千万万追求者精神的火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地火在地下运行,将烧尽一切腐朽!”读鲁迅的《野草》,就如同捧起了一颗热血的心,那才真正的感到内心的颤动,才知道什么是用生命的激情来进行的歌唱,才领会什么是在天空舞蹈的汉字!“我将大笑,我将歌唱……”迄今为止,可以这么说一句,我还没有在自己所涉猎的现当代作品中看到这种充满了元气和用鲜血、生命凝成的文字。中国的文化思想界,没有一人像他一样的“出头”,没有一个人招致密集的刀箭,因此,也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获得更为辉煌的战绩。他所凭借仅仅是一支“金不换”,便在看不见的但却是无比险恶的战场里,建树了超人一等的殊勋。先生是想要改造这个社会的,但这个社会改造起来太难了,几乎是不可能的。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有时到了让人气馁的程度。纵然这样,还是要改造下去,希望在于青年,在于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就是鲁迅对他所处的社会的看法,也是他对这个社会实施的改造方略。   


中国人的心理是趋同排异的,你不甘平庸吗?我们都平庸着呢!哪能让你独占风光!你的嗓音亢亮吗?我们的确都喑哑,我们不喜欢独唱!须知,“对自己价值的强调,就是对别人价值的否定。”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那就走着瞧吧。确实,没有人能扭转这种强大的民族心理。古往今来,那些试图同它挑战的人几乎都被搞得身败名裂,前人的教训甚至是血迹又加重了这种心理,中国人恐惧了,也聪明了,尽管这种聪明是那样的无奈,但它能换来“太平”。但我总觉得这样换得的“太平”,代价太沉重。一个完全失却了人性、容不得任何人“出头”的民族,如何能走到前边去呢?一份没有了探索者、领飞雁的事业,又怎能支撑下去?我们已经浑沌得太久了、徘徊得太久了。而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几为人类社会发展之铁律。从这个意义上讲,上述问题已获多或少地关乎到民族生存与发展的大计了。这大概不是什么危言耸听。


我们重申往日理想,是因为我们耳边不时听到38年前的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来自俄罗斯作家索尔仁尼琴:“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我们不断默诵这个宝贵的句子,直到它刻在心里。新闻会过时,纸张会变旧,油墨会模糊,甚至信任也会偶尔消弭,只有它才把我们的心灵与你的心灵联系到一起。我们默诵这个宝贵的句子,因为它就是我们情感,我们的伦理,我们的理应担当之事。我们从来没有放弃,从来不想放弃,从来不敢放弃。它温暖过你的心,一直种植在我们的灵魂里。我们不必放弃,因为你们的心中正在生长着力量。你们不停奔波,即便徒劳无功,像我们一样;你们默默劳作,守望襄助,像我们一样。你们心中生长着力量,那是民智的力量,正像先贤们梦想的那样。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一句真话能温暖我们的心,让我们更有力,让我们再前行


我们梦想着这样一个国民集体的出现:他们既拥抱物质生活,又体认精神世界;他们现实,但有梦想;他们精明,但有坚持;他们以个人幸福为生活的首要目标,又不摒弃远见;他们仁爱,但不软弱;他们勇敢,但深知和平与和解的可贵。如此,我们将不再重复然而。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